●翻出来的旧文。ooc预警,bug就无视吧/////。

●王尔德的童话真的很好看给你们强推。

=================

利威尔  饰  燕子

艾伦  饰  快乐王子

    燕子在一座灯塔上停下来。他错过了迁徙的日期,而寒气已经开始南下了,他需要找个地方避过这一阵子,等第一波北风过境之后,再去追上同伴们。所以他现在在全城最高的地方寻觅一个干净安全的庇护所。

    燕子振振翅膀,犀利的眼神扫过一排又一排房屋,足像个巡视自己领土的国王。

    他发现了一座雕像。

    不,准确地说是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座被同伴、人类提及过无数次的雕像,他被称作“快乐王子”。

    快乐王子站在城中心的广场上,他浑身贴满了金片,尤其是他的头发甚至用金子塑造出一缕缕发丝,无比精致(人类总是喜欢这么俗气的东西)。他的眼睛是两颗碧绿的翡翠,估计来自东方的国度,而剑柄则是一枚红宝石。燕子想了想,倒是和上次在某个法老杖柄上看到的那枚很像。如果无视闪耀的金属光泽,快乐王子正如一位风华正茂的少年,手提利剑,望向远方的目光明亮而坚定。

    燕子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很好。就是那里了,他对自己说道。他展翅飞去。

    燕子在快乐王子的脚下停下来,他很快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能完全遮风挡雨的地方。真可惜,虽然他很喜欢这座雕像,但如果会把羽毛弄得乱糟糟的那还是算了。

    忽然一滴水顺着剑刃“滴答”打在了他的头上,燕子僵硬地感受着那一滴饱满的水把自己精心梳理过的绒毛打湿成一绺一绺的贴在头上。

    燕子抖抖毛,抬头却发现那不是雨水——这滴水是从那双嵌着绿翡翠的眼睛里流出来的。难道是……眼泪?

   “咳,抱歉,燕子。”

    燕子听到从雕像内部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像是隔了很远很远在和他说话似的。

   “你是快乐王子?”

   “是的,至少人们是这么喊我的。”

    燕子侧过头用喙梳理羽毛,心里却在想其实这几天有个小王子和自己说说话倒也不错。

    雕像里的少年见他不说话,又接着说:“燕子……先生,你能帮我个忙吗?”

    这次加了敬称,小王子倒是还挺会说话。燕子飞上高处,站在剑柄上,直直地盯着王子的眼眸。

   “两个街区外有个妇人正在给美丽的宫女绣衣服,可她的儿子生了重病没有钱治,你帮我把这两颗翡翠送给她吧。”

    燕子转转头:“这就是你哭的原因?”

    王子噤了声,燕子的话似乎戳中了他不想提及的事。

    燕子转移了话题:“可是这样你就瞎了。”

   “没关系。”王子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小小的固执。

    既然如此,燕子也不再说什么,他小心地把两颗富有光泽的贵重宝石一点点用嘴啄下来。

    在第二颗宝石最终落下的那一刻,燕子听到王子说:“燕子先生,你的羽毛真好看。”

    燕子抓着宝石飞起来,轻擦过快乐王子的耳畔:“叫我利威尔。”

    第二天利威尔是被早上的暖阳唤醒的。看来今天运气不错,是个好天气。

    昨天他睡在快乐王子的肩膀上,听那个最近不是很快乐的王子说了许多事。

   “我叫艾伦,”他说,“我生前住在无忧宫里,那里只有无穷无尽的快乐。我白天坐在花园里看管家照料满园的玫瑰、和成群的猫玩耍,晚上参加舞会。花园那头有一座特别高的城墙,可我直到死去也没能出去看看。”

    利威尔在此处哼哼了一声,毕竟沉浸于快乐的生物的确会遗忘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自由或是生命。就像他那只为了向一株芦苇求爱而淹死的伙伴一样。

   “死后我被塑成雕像,作为‘快乐王子’站在这里。可是……人们过得似乎并不快乐。”

    利威尔接过话头:“现实有饥饿、有寒冷、有疾病,毕竟这里不是无忧宫,艾伦。”

    这是个很善良的王子,利威尔断定,可他也不过只有两颗翡翠、一枚红宝石和满身的金片而已。利威尔每年迁徙,从这里飞到尼罗河边,见到了无数穷人。这个小王子又能做什么呢?

    第三天,天边有乌云压过来了,看样子不久会有暴风雨,说不定还会持续降温。

   “我得走了。”利威尔对艾伦说。

   “必须是现在吗?”艾伦看不到天边的乌云,自然不明白利威尔的担忧,他还是像刚见面时那样带点固执地恳求,“利威尔,帮我把剑柄上的红宝石送给那个因为没有稿费而叹息的穷作家吧。”

    快乐王子的雕像永远是微笑的表情,可利威尔知道,小王子已经很久没有开心过了。他还是站在剑柄上,直直地盯着王子已经缺失了光泽的眼眸,黑豆一样的眼珠转也不转。

   “就再留一天,可以吗?”

    利威尔叹了口气:“我会陪着你。”他俯身叼走那颗似乎淬了血的宝石,飞身进入初冬的寒风里。风的确凛冽多了。

    这只城中唯一的燕子一整天都在忙碌。他把王子的金片分给买不到面包的流浪者,塞进贫民窟破烂的木门,放入福利院干枯的烛台。

    一个动物学家看到了他,兴奋地要去给报社写文章,报道这样的奇观。报社回复了他一封简短的回信,大意是让他去看精神病。

    终于拆完了雕像身上所有的金片,燕子飞回到王子的脚下。他侧过头把喙埋到翅膀下面,像是在梳理羽毛。

    艾伦向他道谢,好像还说了什么,不过他听不真切。

   “利威尔,你不走了吗?”

    燕子懒懒地回答:“这个冬天我都会留在这里了。”

   “我还在想我要是被推倒了明年就见不着你了。”王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出乎意料的高兴。

    愚蠢的小鬼常识少得可怜。这是利威尔最后的想法。

    等到天终于放晴的时候,市长和议员们出来视察他们的城市了。市长首先注意到不同:“快乐王子以前有这么丑吗?”

    议员附和:“他的宝石和金片怎么不见了?”

   “居然都这么旧了啊。”

   “不能再让他立在那里了!”

    市长最后拍板:“今天就把他推掉。脚底下居然还有只死鸟,我的城市怎么能容忍脚下有死鸟的破旧雕像呢?“

    快乐王子被推倒的时候发出“轰隆”的巨响。

    次日,议会召开会议,讨论雕像废材的利用和立新雕像的问题。

   “应该立我的像。”市长说道。

    议员们这次没有附和,他们纷纷吵到:“应该立我的!”

    上帝将一切看在眼里,他对身边的天使说:“把这座城市里最美的东西带来。”

    天使带来了熔炉里王子破碎的铅心和燕子僵硬的尸体。

    上帝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将赐予你们永生。”

    利威尔再睁开眼的时候反射性地想扑打一下翅膀,却发现自己抬起的是一只人的胳膊。

    他身边还躺着一个沉睡的少年,他认出来了,那是艾伦。即使少年还紧闭着眼睛,他也能想到里面是绿翡翠一样富有光泽的晶亮的眸子。

    利威尔放下抬起的手臂,轻轻揉了揉少年的脑袋。

   “比金子的触感好,艾伦。”

评论(3)
热度(35)
  1. 寻常、水鏡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看辽!!!我家宝贝儿写的!

水鏡

点开有简介:

三日鹤|被本|清安|双狐|髭膝

阴阳师杂食|文豪野犬敦中心|凹凸金中心

星尘/海伊/苍穹/诗岸/赤羽

————————

非常博爱的人。
怪力乱神爱好者。
纵横N坑根本没在怕的。

© 水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