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上一篇剧情参考了《快乐王子》原文情节

=============

    利威尔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燕子,他渴望着一年一度的大迁徙。

    没有燕子喜欢这样来回长距离的奔波,小燕子们惧怕在途中死亡,大燕子也畏惧途中的劳累和一切不确定因素。

    然而当所有的燕子都在担心风暴、猎枪中惴惴不安时,利威尔却因迁徙期的接近而兴奋。

   “他是个异类。”燕子们都这样说。

    但利威尔通常不在意别的燕子如何评价。

    利威尔的好友韩吉也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燕子,最近她爱上了湖边的一株芦苇。

    那株芦苇是如此的婀娜多姿——至少韩吉是这样认为的。为了这株婀娜的芦苇,她整天不知疲倦地跳着幅度夸张的求爱舞蹈。

   “他会爱上我的,尤其是我头上有这么漂亮的一撮红毛。”

    韩吉和利威尔并肩站在水边的一根浮木上,韩吉得意地向利威尔展示着头上那撮绒毛。据她所说,这撮毛一年四季会呈现不同的红色,被她取名为某某地的石榴红、某某地的宝石红、某某地的香料红等等复杂的名字。

    利威尔只看了她一眼,但意味却很明确:脑子撞树干上了?

    韩吉发出几声无奈的啾啾声,她看着不远处那依着微风起舞的芦苇:“这个冬天我不会走了,芦苇不久后会枯萎,我得留在这里。”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利威尔一脚踹了下去,将要入水时又险险地扑腾了上来。

   “你谋杀吗?”

   “你很急着送死吗?”

    韩吉抓着浮木站稳:“这是让我值得献出生命的事,可不是送死。”

    这话只换来一个白眼。

    前面说了,利威尔是一只热爱远方的燕子,却也是只惜命的燕子。他相信自己飞翔的能力,同样也相信所有带给他快乐的都是生命的附属品。

   “利威尔,你总会碰到你的芦苇的,毕竟你是一只热爱冒险的燕子。”韩吉用翅膀拍拍身旁小鸟的灰黑色脊背,“好了,利威尔,你该走了。”

    顶着丹红帽子的小燕子在天空中开心地旋了一圈,轻哼道:“今天还没给可爱的芦苇跳舞,那就跳一支圆舞曲吧。”

    利威尔站在浮木上一动不动,湖水上的波纹一圈一圈地荡开去,把韩吉和她的小芦苇一环环地紧扣住。芦苇丛中响起了嘶哑的合唱,或许是在歌颂爱情。

    惜命的利威尔没有避开这一场细雨。

    三天后,利威尔遇见了他的芦苇,那是一根金色的苇草。

    临死前,他看到韩吉一直在他眼前跳那支滑稽的圆舞曲,那撮桀骜不驯的红毛亮得晃眼。

评论
热度(23)

水鏡

点开有简介:

三日鹤|被本|清安|双狐|髭膝

阴阳师杂食|文豪野犬敦中心|凹凸金中心

星尘/海伊/苍穹/诗岸/赤羽

————————

非常博爱的人。
怪力乱神爱好者。
纵横N坑根本没在怕的。

© 水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