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侧头看着窗外。

  这本是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你想。没有人会去关注一个人的头是如何转动的,因为那太过无聊与寻常。可他似乎并不受这个条例所制约,连头发摆动的每一个弧度似乎都是值得探究的。

  透过那一方窗子,他去看樱花的时候会微抬下巴,看得到颔骨的轮廓,而他看草地上玩耍的弟弟们时,会稍稍敛下眉来,带着笑意。

  你想造物主终究是不公平的,于是你颇有些忿忿地趴上桌子,手中转着笔,对出神的近侍说:一期啊,在主公面前神游可不好哦。

  付丧神并不在意你偶尔摆摆的架子,他只是收回目光,对你露出一个与刚才不同的笑容:主上有什么吩咐吗?

  我要喝茶!

  茶就摆在您眼前哦。

  那我要休息了!

  不行啊,给政府的回复文件还没写完吧。

  那,那我要一个能帮我写文件的付丧神!

  近侍似乎觉得有些无奈。

  你举起手上的笔:笔的付丧神当然最好啦,不过其他的倒也可以……

  对方一副明白了的神色,你目光闪闪地看着他。

  那么,需要给您准备御札和加速符吗?

  ……??:D

评论
热度(2)

水鏡

点开有简介:

三日鹤|被本|清安|双狐|髭膝

阴阳师杂食|文豪野犬敦中心|凹凸金中心

星尘/海伊/苍穹/诗岸/赤羽

————————

非常博爱的人。
怪力乱神爱好者。
纵横N坑根本没在怕的。

© 水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