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仅来源于遇见逆水寒,女主性格有捏造,大概是个皮皮虾。

  *调戏师兄真的超愉快的(不是)

  *ooc和bug请原谅。

  

  四月天,你叼着片细叶长躺在院内椅上,悠悠地哼着小曲儿。不知怎的就想到了甜水巷的莺歌燕舞。

  自打从方应看那里认识到风月之地是个打探情报的好场所后,你便时不时换一身男装到甜水巷去晃悠一转,一来二去倒成了甜水巷很多姑娘们的熟面孔。师兄不是没有说过你,不过只消你拉着他的手摇两下,他便已没了脾气,只叮嘱你要小心自己。

  这草长莺飞、芳菲满巷的日子,去看姐姐们跳舞倒是真真不错的消遣。你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忽而看到在窗边看书的师兄,那长眉朗目的模样真是天上的仙人都比不上。不过嘛,你倒是更喜欢他脸红的样子。你知他素不擅长应付女人,也从不去那烟花之地,心中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师兄——”你长声幺幺地喊他。

  师兄对你的呼唤向来反应极快,立刻阖了书卷探出头来:“怎么了?”

  “陪我去个地方嘛。”

  

  在房间坐定后,叶问舟这才悠悠开口道:“这就是你要来干正事的地方?”语气听不出是埋怨多一点还是无奈多一点,总之你敢肯定——被你闹惯了的师兄,绝对没有生你的气。

  你大咧咧地点头,高高扎起的马尾和一身青灰男装配上你的动作,倒真像是哪家小公子出来寻乐的。

  “师兄你是不知道,这甜水巷,乐趣可大着呢。”

  楼上的房间,既能看到楼下的歌舞,又安静雅致,介于热闹与清静之间,你十分受用。但你身旁的人显然有些拘谨,手指有些不安地轻叩着桌面,面上倒平静得很,只是一直盯着你,不曾移过眼。带着自家夫君来逛花楼,你想这天底下也就自己这独一份了。

  不一会儿,就有两个姑娘一前一后上了楼,皆是温柔乖巧的样貌,淡紫色的衣裙更显得优雅。这一看,你就在心底咋舌这家管事人的眼光,连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姑娘都能一眼看出来,真不一般。

  两人施了礼,便一左一右到你俩身边坐定,见酒杯未动,又细致地斟上了酒,笑盈盈地邀你们饮。

  叶问舟自然是不会先有什么动作的,他此刻正静静地望着你,心里多半在想自家淘气鬼什么时候能结束这场闹剧——那当然还早得很。

  你粲然一笑,从姑娘素手中接过酒杯小啜一口,慨然叹道:“果真还是姐姐们倒的酒更加香醇。”

  两位姑娘一愣,俱是狐疑地在你二人身上打量,那也是,谁见过一男一女来甜水巷闲坐的。不过风月之地的人都精着呢,惊诧立马被掩过,姑娘们又巧笑盈盈地与你们聊起了所闻趣事、江湖八卦。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个话是真不假,你们三个一唱一和一拍手,聊得那叫一个投机。叶问舟一个人捧着酒杯,时而小饮一口,时而往窗外瞥一眼,时而又叹口气,显然是坐不住了。可偏偏你们三个不要他消停,时不时要一个“叶公子”一个“师兄”地把他拉进谈话中来,搅得他不得安宁。

  两位姑娘摸不准你要干什么,事事都顺着你的心意走,一来二往也入了戏,都调笑起了叶问舟,想看这位面若冠玉的公子有些其他表情。

  你眼见着红霞飞上了师兄的双颊。

  师兄脸红真好看。你撑着脸这样想。

  此时轻纱笼罩的小阁已经没有了任何色彩,只余中间一个叶问舟闪着莹莹的光,就像多年前七夕你得到的那幅视若珍宝的画。青绿山水是他,星辰银河也是他。

  “好了,你们走吧。”在一个姑娘快要攀上叶问舟的肩时,你笑着朝她们摆了摆手。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那奴家下去了。”

  

  姑娘走后,旁边的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空气里的脂粉气息渐渐消弭,叶问舟掸了掸衣袖,侧过头不理你。咦,生气了吗。

  “师兄。”你拉拉他的袖子。

  “调笑我便是你所说的正事?”他被迫转向你,言语中颇有些忿忿。这幅生闷气又有点难为情的样子你倒还是真的没有见过。

  你“噗”地一声笑了,引得他咬着牙来弹你额头。

  “嘶——疼。“你瘪起了嘴。

  叶问舟一愣,慌忙拉开你捂额头的手看刚刚被弹过的地方,发现连个红印都没有后气得又加了一个:“你自己说说,天底下哪有拉着自己夫君上花楼的?”

  “有啊,唔——”你张口就要来,却被捂住了嘴。他早知你喜欢信口开河,怕你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骇人言论来。

  熟悉的体温熨烫着你的脸,你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掌。

  果不其然,桎梏立马消失,手的主人刚刚消下的红晕复又回到了原位。

  “你……我怎么说你才好。”

  你借着姿势向前一扑,稳稳落在师兄怀里。

  “喝花酒不是正事,但和师兄共度好春光是正事呀。”你仰着头向他狡黠一笑。

  师兄环着你,将唇印上你的额头。

  “是,师妹说的都对,满意了吧?”

  怎么可能不满意,孤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却有一个人一心一意地宠着你,你哪敢有什么不满意。哼,对师兄不满意的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贪婪的人。你在心里嘀咕。可你嘴上偏要说:“不满意——要师兄再陪我喝一杯花酒才满意。”

  你看到他无可奈何地笑,却又心甘情愿地斟满酒杯。杯盏相碰,脆声叮当。

  你双手捧着酒杯,那荡漾的水纹里,仿佛又开出了西湖的荷花。

  “师兄,干杯。”

——————————
短小摸鱼,我放不出什么彩虹屁了请大家多多支持师兄谢谢(๑•̀ㅂ•́)و✧

   

评论(2)
热度(41)

水鏡

点开有简介:

三日鹤|被本|清安|双狐|髭膝

阴阳师杂食|文豪野犬敦中心|凹凸金中心

星尘/海伊/苍穹/诗岸/赤羽

————————

非常博爱的人。
怪力乱神爱好者。
纵横N坑根本没在怕的。

© 水鏡 / Powered by LOFTER